电报群大全(www.telegram8.vip)是一个Telegram群组分享平台,飞机群组内容包括Telegram群组索引、Telegram群组导航、新加坡telegram群组、telegram中文群组、telegram群组(其他)、Telegram 美国 群组、telegram群组爬虫、电报群 科学上网、小飞机 怎么 加 群、tg群等内容,为广大电报用户提供各种电报群组/电报频道/电报机器人导航服务。

首页快讯正文

usdt收款平台:男子被误认为小偷遭殴打致死,家属:原始案卷丢失,母亲都要哭瞎了

admin2021-12-2431

“法院让我们等开庭通知。这么多年来,母亲承受了太多的打击,眼睛都要哭瞎了,头发也白了,浑身是病。我们只希望犯罪嫌疑人能得到应有的惩罚。”

全文3193字 阅读约9分钟

12月16日,收到检察院已经起诉的消息后,罗家兄弟来到父亲的墓前祭拜。受访者供图

23年前,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天河镇赵岗村罗陈湾村民罗端阳,在与朋友周源(化名)前往其亲戚家的路上,被途经村庄的巡逻队误认为是小偷而遭殴打,肋骨多处骨折,随后又被吊在树上,最终因被绳索压迫颈部致窒息死亡。

为了给父亲讨回公道,罗端阳彼时还在上初中的两个儿子辍学回家,23年间不断前往黄陂区公安局,要求将凶手绳之以法。然而,因当晚涉案者较多,无法认定主犯是谁,且原始案卷一度丢失,“追凶”困难重重。

几经蹉跎,2015年6月,该案重启调查,并于同年将其中两名犯罪嫌疑人抓获。今年12月20日,罗家兄弟收到了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人民检察院发来的起诉书,另一犯罪嫌疑人被追究刑事责任。目前,兄弟俩已得到法院等待开庭的通知。

事发

37岁男子借钱途中遭外村巡逻队殴打吊死

新京报记者获取的案件材料显示,1998年10月1日晚8点左右,时年37岁的武汉市黄陂区天河镇赵岗村罗陈湾村民罗端阳前往毗邻的周李湾,拜访朋友周源。聊天时,罗端阳被对方问及,此前借给他的3200元什么时候还。由于当时手中没钱,而周源又等钱急用,罗端阳想了一会儿,便决定带他一起去姨妹家借钱。

当晚9点左右,罗端阳与周源骑车从周李湾出发。据周源回忆,约一小时后,他们经横天公路到达杜家岗湾村,“当时罗端阳把自行车停在了湾子外,我们步行进入了湾子里。”

进入杜家岗湾后,二人在路上遇见了几个人。“问了我们一句话,具体记不清了,当时就有两个人把罗端阳的双手抓着,旁边有一个人打了罗端阳一下。看到打起来了,我就转头跑,当时还有人追我,我一直跑到后面追我的人不见了。”周源回忆道。

周源称,他回到天河镇时已是当晚11点多,随后,他又前往罗端阳的租住地,“和她老婆说了这件事情,说完后我就回家了。”

两天后,周源从邻村人那里听说,罗端阳“被打死了”。

另据一份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6年出具的刑事判决书显示:1998年10月1日24时许,武汉市黄陂区横店街群建村杜家岗湾村民在本湾巡逻时,因怀疑黄陂区天河街村民罗端阳等人有行窃嫌疑,故将其带至本村村民杜某胜家门前的空地上。其间,该湾部分村民在一名为杜方柏的人指使下对罗端阳进行了殴打,之后,为防止其逃跑,杜方柏指使杜平安回家拿绳子,指使杜忠刚打绳套,并伙同该二人将罗端阳捆绑,吊在该空地附近的树上。至次日凌晨5时许,村民发现罗端阳已死亡,遂向公安机关报警。经法医鉴定书显示,罗端阳系被绳索压迫颈部致窒息死亡。

罗端阳遭殴打后又被吊在树上,最终因绳索压迫颈部致窒息死亡。受访人供图

追凶

原始案卷丢失,兄弟辍学追寻父亲死亡真相

前述刑事判决书显示,罗端阳的妻子表示,1998年10月2日凌晨,周源来到家里告诉她,他和其丈夫前日晚间途经横店镇群建村杜家岗湾时,“湾里的人将我老公捉住了,第二天,我听公安说,我老公被打死了。”

罗端阳的长子罗敏时年14岁,他向新京报记者回忆,1998年10月1日晚,父亲出门前曾告诉母亲,“门别锁,等我回来。”但是之后,来的却是周源。罗敏表示,等了一个通宵未果的母亲,于次日早上带着他和弟弟罗志前往横店街派出所了解情况。然而横店街派出所的值班民警告诉他们,罗端阳已于凌晨死亡。

“当时派出所的民警说,这是刑事案件,由黄陂区公安局刑警大队负责。”罗敏说,那时,他们一家只有一个想法,尽快将凶手绳之以法,只要有时间,就去黄陂区公安局询问案件进展,但由于事发当晚参与殴打的村民太多,警方无法认定主犯是谁。

罗敏告诉新京报记者,事发前,他和弟弟罗志原本都在读初中,但父亲横死后,他们再没进过学校。“我们是主动提出辍学的,因为父亲是个正直的人,我们不想背着‘小偷孩子’的骂名,只想着找出凶手。”

“黄陂区警方隔三差五给我家拿钱补贴。每次领钱,我们都有签名、摁手印。”辍学的罗家兄弟,也会在工地上打工维持家计,“实在过不下去了,就找姥姥家救济,但案件始终没有进展。”

,

usdt收款平台www.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出售Usdt。

,

直到2015年,案件终于有了些许进展。

据罗敏提供的一份由武汉市公安局黄陂区分局刑侦大队2016年出具的《关于本案侦查过程的说明》显示,案发后,该刑侦大队时任主要领导曾带领侦查员赶赴现场进行勘查与调查,传唤了5名杜家岗湾村村民到横店街派出所了解情况,并制作了笔录,但1998年10月2日下午,该村几百名村民将派出所围住,要求放人。

“当时办案人员无法将这5名村民带出派出所继续调查,就将这一情况汇报当时的值班副局长,副局长赶至横店街派出所后,也未能说服群众离开,最后经商量,先释放5名村民。”罗敏称,此后,该案立为刑事案件继续侦查。

相关文件还显示,1998年10月3日,黄陂区公安局刑侦大队到杜家岗湾调查时,参与案件的村民全部逃走,“当时刑侦大队多次组织追抓,未能抓获嫌疑人。”

按照该文件所述,案发后几年间,该刑侦大队和横店街派出所又多次组织追抓,“但每次到杜家岗湾去,都没有发现本案嫌疑人。”2005年后,刑侦大队领导调整,但前任领导未将该案材料移交后任领导,侦查员频繁轮岗,“死者家属一直未到公安机关来了解破案情况,导致后任领导不知道该案,直到2015年5月份,死者的儿子罗志为此案 *** ,现任刑侦大队领导才知道此案。”

据媒体报道,黄陂区警方曾表示,后来在全局范围内查找此案案卷,但未能找到原始案卷。2015年6月份,他们才开始重新调查该案,并确定杜平安、杜忠刚为本案嫌疑人。

2015年9月16日,警方在武汉洪山区狮子山路一建筑工地将杜忠刚抓获,同年12月2日,杜平安在其家属规劝下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2016年7月27日,武汉市人民检察院以杜平安和杜忠刚犯故意伤害罪,将二人起诉至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同年11月21日,因犯故意伤害罪,杜忠刚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杜平安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被判刑时,杜忠刚已71岁。

此外,相关判决书显示,经查,现无充分证据证实罗端阳实施了盗窃行为,不能认定罗端阳对于引发本案有一定过错。

相关判决书显示,无充分证据证明罗端阳实施了盗窃行为。受访者供图

进展

另一犯罪嫌疑人日前因故意伤害罪被起诉

罗敏表示,虽然二人被定罪,但当晚其他参与人员的责任未被追究,因此,他们不能接受这个结果,“我父亲被打死,就追究了两个人的刑事责任,而且还不是按故意杀人罪名判的,我们怎么接受?”

罗家兄弟二人继续为追寻父亲的死亡真相做着努力,而近日,他们终于再次迎来曙光。

2021年12月20日,罗家兄弟收到了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人民检察院发来的起诉书。

起诉书显示,黄陂区人民检察院经依法审查查明,1998年10月1日24时许,被告人杜岗与同湾村民在本湾巡逻值班时,因怀疑本区天河街村民罗端阳等人具有行窃嫌疑,故将罗端阳带至本村村民杜某胜家门前的空地上。其间,该湾部分村民在杜方柏(已死亡)指使下对罗端阳进行了殴打,之后,为防止其逃跑,杜方柏又指使杜平安(已判决)回家拿绳子,指使杜忠刚(已判决)打绳套,并伙同杜平安、杜忠刚将罗端阳捆绑,被告人杜刚在下面帮助将罗端阳向上托举,共同将其吊在该空地附近的树上。至次日凌晨5时许,村民发现罗端阳已死亡,遂向公安机关报警。经原武汉市黄陂县公安局刑事技术鉴定,被害人罗端阳生前头、面、胸、四肢多处受伤,右3-6、左2-5肋骨骨折,系因被绳索压迫颈部致窒息死亡。

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人民检察院认为,被告人杜刚因琐事伙同他人共同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死亡,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12月14日,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人民检查院以故意伤害罪起诉犯罪嫌疑人杜刚。受访人供图

罗敏称,目前开庭时间暂未确定,“法院让我们等开庭通知。这么多年来,母亲承受了太多的打击,眼睛都要哭瞎了,头发也白了,浑身是病。我们只希望犯罪嫌疑人能得到应有的惩罚。”

新京报记者 | 慕宏举

编辑 | 李彬彬

校对 | 吴兴发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