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Allbet欧博官网,欧博官网是欧博集团的官方网站。Allbet欧博官网开放Allbet注册、Allbe代理、Allbet电脑客户端、Allbet手机版下载等业务。

首页快讯正文

usdt不用实名买卖(www.caibao.it):中国特色的梗:割蛋、盗官与偷孩子

admin2021-02-0745

USDT自动充值接口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原题目:中国特色的梗:割蛋、盗官与偷孩子

人人好,我是金醉。

徐浪经常给我看他微博收到的私信,征求我的看法。

前几天的一条私信说了这么一个民间听说:

以前有被枪毙的人,人人会在旁边等着,等枪毙完以后,人人用热馒头冲上去夹着吃脑子,可以治什么病。挺吓人的。

这是鲁迅看多了吗?徐浪这样评价。

我想任何念过海内高中的人都市像他一样,想到鲁迅的小说《药》。

华老栓为给儿子治病,天不亮就出门,向人买一只蘸了人血的馒头,趁热带回去给儿子吃下,盼着能「包好」。

微博上谁人听说说的「以前」,也许不会早过鲁迅的年月,我想是上世纪八九十年月,是否真有其事,不得而知,毕竟是听来的。

可以一定的一点,这故事里的枪毙是打头,爆了头才有脑浆出来。

顺着这个线索,我在网上查到一条关于谁人年月的故事,显示的最早纪录时间是2017年——虽然是文字纪录,但实在算是网贴形式的「听说」。

01

1990年某天,西安南郊天龙山一片乱石滩,武警要处决十一名死刑犯,围观群众有上万。枪声响过,十一人均脑后中弹,栽倒在地,脑浆淌出来。

此时,几十个手拿馒头的围观者突然冲进行刑场,想蘸了脑浆,拿回家给病人吃。听说是能治癫痫。

帖子讲到这里,特意弥补说明一句:从鲁迅小说里学的。

听说,这个听说讲的是处决「山西贼王」王彦青时的场景,不外凭据2015年的新闻纪录,事情应该发生在山西太原天龙山,而不是陕西西安。

也许是笔误或口误造成的谣传——新闻页面现在也已404,一切都说禁绝了,撒播下来的都是场景和细节,说枪响时,十一个死刑犯有十个吓瘫了,只有王彦青面带微笑。

这是一种讲故事的演义方式,说得有鼻子有眼,就像那时在场亲见的。

这种形貌就犹如百科词条中的写法,说以撬窃企业保险柜著名,“比别人用钥匙开得还快”。

虽说带了引号,但事实引的是谁在什么时刻说的话,上下文若何,无从考证——互联网百科词条,本就是一种基于民间「不可靠」信源的知识形式。

馒头夹脑浆或蘸人血的故事,就是这么回事。似乎很讲证据,但种种版本的差异,和哪些真哪些假并不那么主要。

主要的是,「吃人血馒头」自古流变至今,已经成为众所周知的「梗」,可以用来归纳综合某些想法,表达某种情绪,批判态度差异者,团结态度相同者。

许多时刻,一样平常看法都是由这类「有内在」的听说塑造而成,我们通过听说中学习知识、感受恐惧、好奇,并表达不可说、不好说或懒得细说的想法。

可以说这是一种可以跨越时空族群的文化。

还说「人血馒头」。

鲁迅的《药》发表于1919年五四运动前夕,之后一百年来人们都在读,无人不知。

实在不然,并非所有中国人都那么领会这个故事,好比在台湾鲁迅作品长期以来是被克制的,课堂上不会有先生剖析《药》。

然则,「吃人」这个「传统」扎根在自古以来的国人看法里,台湾也有一篇和《药》一样的小说,叫《刽子手》,作者是朱西甯,魔宙公号曾经分享过他的小说。

刽子手傅二畜杀完人,包了死人的心下馆子,让厨师趁热切片爆炒了下酒,并嘱咐多放点胡椒面儿。众食客也不觉此事新鲜,爆炒心片儿盛上来,正好趁着话头和刽子手探问探问被杀者家的八卦

这篇小说写于1957年,彼时两岸正是政治对立,但这并不影响老国民对「吃人梗」的明了相相互通。

这就是「梗」厉害的一面,简短的内容,就能包罗扎根于更深传统的看法。

固然,若环境差异太大,一定有些梗中的悲欢无法相通。

好比1960年月的某类段子,台湾同胞可能就没法像大陆国民品得出滋味。

02

运动时期,詹牧师有感而发,突然想写几篇「玄色诙谐」的小说,并以为这种小说异常容易写,不外就是玄色加诙谐,让人既感应恐怖又感应可笑即可,这类生涯素材随处可见。

他随口讲了一个。

老汪出差到某地,下火车就被一群手持牛皮带、臂佩红袖章的人揪住。

那群人问:“你是保县党委的,照样反县党委的?”

老汪听他们把“保”排在前面,就说:“保。”

不意那群人正是反县党委的一派,于是老汪被打了十皮带。

老汪跑出车站,立足未稳,又被一群臂佩红袖章、手持牛皮带的人抓到。

“你是保县党委的,照样反县党委的?”

老汪忙说:“反!”

效果又挨了十皮带,原来这伙人是保县党委的。

老汪很疑心,决议赶快脱离,谁知转眼又被一群人围住。

“你是什么看法的?”

“真负疚,我现在还不太清晰。”老汪学乖,不敢亮相。

照样十皮带。

“我只是还不太清晰!”他申辩。

“没有准确的政治看法,就即是没有灵魂。你没有灵魂,自然只好触及你的皮肉了!”

三十皮带挨完,老汪清醒了,解下自己的皮带握在手里,大摇大摆上了车。

一上车,他先揪出一小我私家来,问:“你是哪一派?”

那人对答如流:“我们是统一战壕里的战友。”

小说其他情节我全忘了,只记得这一段,于是它成为我对那段历史的整体印象,几十年来忘不掉,一更先以为可笑,厥后又以为恐怖。

这些年,不知道跟人讲过若干回,可以说成了个「老梗」。

然则,老梗里常有新知。

某些新鲜的事发生时,我总想到这个梗,甚至有时刻以为这种遐想和重述也是一种「梗」——显著已往了这么久,我在这里讲起还不敢直接提到某些词,这不正是可笑又恐怖吗?

讲故事、说段子、玩梗,都是一种表达,有时刻很烂俗,但有时刻也很主要。

若是多领会正史之外的民间纪录,像条记、民谣和笑话,必能看到更鲜活的历史,更能共情彼时彼刻民众真正的体验。

就连「鬼故事」都是云云,一边吓人,一边又似乎在表达什么。

03

从1960年月更先,香港中文大学撒播着一则女鬼传说,叫「辫子女人」。

说有个男生夜里回宿舍,见路边有个扎辫子的女人专一哭泣,于是已往问个事实,怎料那女人一抬头,正面和后头一模一样,也扎一条辫子,没有脸。

厥后这条路就有了名字,「辫子路」。

为何有这传说?是缘于另一则传说。

那时大陆动荡不安,不少沿海人往香港跑,有一则偷渡指南很盛行,人藏在九广铁路运牲畜的车厢里,等到了香港境内,找时机跳车,下车就成了香港人。

辫子女人就是一名逃港大陆人,她在中大四周铁路段跳车,不意车厢勾住了辫子,头皮和脸皮被扯下,就地死掉。死后便化冤魂,常年在中大校园里遛弯儿。

香港导演叶伟信,拍《叶问》谁人,一九九五年曾把这则传说拍成影戏,我看的时刻确实被吓一跳。

人面临未知和不安,需要注释,听信和讲述恐怖听说,是由于心里有恐惧。

这恐惧往往来自生计环境的压力,因此这类听说才在动荡时期频发。

战争、饥荒、瘟疫等造成的不安,会滋生对意外和不幸的想象,尤其是听闻他人的履历后,便忧郁同样的运气落到到自己头上。

恐怖讲述和搞笑段子一样,是自我安慰,自我警示,也是表达不满和 *** ,就好像在说:妈的,可别乱折腾了,要失事的。

04

就在「辫子女人」偷渡的那几年,大陆正在搞一项全民项目:深挖洞,广积粮。

由于忧郁第三次天下大战发作,全民响应招呼,在都会的地下挖洞,制作地下迷宫,以防美帝空袭。

一天,某中学师生数百人在地下挖洞。突然,黑漆黑霹雳巨响,一面洞壁突然坍塌,现出一条漆黑的隧道来,直窜阴风。

人人吓得扔下锄头就跑,只有一位根正苗红的先生, 从不信牛鬼蛇神,自动请缨进洞观察,他的七名学生怕先生失事,要求一同前往。

向导赞成,八人带上绳索手电筒更先探险。

良久,突闻洞中一阵惨叫——“快!退回去,不要——”

恐慌得已经不成人声了。

洞外师生大惊,要入洞救人,被理智的校向导阻止。

向导请来武装部官兵,一个排的士兵,带着救生装备进了洞,顺着那条莫名其妙冒出来的隧道,一直摸到终点。

隧道的终点,竟是座伟大的墓室,内里排着几具石棺,地面和石壁上血迹斑斑,却不见八位师生。撬开石棺,内里是穿古代官服的干尸。

厥后仔细搜查,墓室中也没有其他暗道。那八位师生涯不见人死不见尸,今后蒸发。

这个撒播至今的段子,除了挖洞有现实依据,从头至尾都是封建迷信,暧昧难明,但表达的意见很鲜明:别乱挖。

到八九十年月,不少都会有了一种新传说。说有几个中学生逃学去郊区玩,发现一个废弃的防空洞,钻进去探险,再也没出来。几天后有人在洞口捡到其中一个学生衣服上的纽扣。

这是历史遗留问题衍生的警示传说,意思也很鲜明:别逃学,别乱跑,别乱入。

实在深挖洞不是中国人原创的全民发动政策。

早在一九五零年月,美国人就更先在自家后院挖洞了。那时,苏联刚完成核爆试验,美国人尤其忧郁自己家被丢原子弹,酿成广岛长崎。

美国 *** 便招呼人人,业余时间别贪图享乐,抽闲挖个自用地下室。更有商人看准了创业风口,生产空气补给机械和紧要罐装饮用水。

或许,藏在洞里本是人类逃避潜在现实危急的本能。

先哲柏拉图把天下比作窟窿,说人被囚在洞中,看到的是石壁上的投影,以为那就是现实。一旦贸然出洞看,便会被强光直射,痛苦不堪,不死也疯。

扯远了——回来讲传说。

05

那么,一旦核战发作,老国民躲洞里, *** 和向导人呢?

也有自己的洞。

二零零一年一月,《北京晚报》登过一篇不知从那里编译来的文章——很可能是《 *** 》——揭秘了美国一处隐秘地下碉堡,说《 *** 》一记者只身探访马里兰、宾夕法尼亚和西弗吉尼亚三州接壤地带的一个神秘峡谷,发现了藏在谷中的「地下国防部」。

这地方制作于冷战时期,军事和生涯设施齐全,能住三千人,尚有总统套房。一旦核战发作,国防部和总统就退守至此,继续指挥战斗,提议核反击。

听说,那时苏联特工的一个主要任务就是确定这个地下碉堡的确切位置。因此连当地人也不清晰,只知道有度假村、隧道之类的听说。

冷战竣事,这个地下碉堡被 *** 弃置,但就在《 *** 》扒出这个隐秘没多久,发生了911袭击,五角大楼震惊之余,启动「末日设计」,又更先大范围制作隐秘的地下碉堡。

厥后这些地方又被记者曝光,并拍了大量照片,听说尚有供地下国会开新闻发布会的记者室。

有了高清 *** 大图,反而没那么有意思了,听说酿成新闻,神秘不再。

只有神秘,才勾人好奇。好比说这种碉堡,听说我们这里也有,神秘的地铁站、地下军事基地等等——但详细什么情况,说不上来。

说不上来,是由于不利便说,也是由于确实说不清晰。而「未便言说」也正是一种中国特色。

06

一九五三年底,安徽省公安厅一位姓王的官员,在干部会上讲了个听说。

据可靠消息,第三次天下大战要发作,苏联为了制造更多原子弹,向中国索要原材料,包罗但不限于中国人的心脏、肝脏、眼珠子、睾丸、 *** ,尚有孕妇肚里的胎儿。

中国是苏联的小老弟,不能禁绝许,向导人已经赞成让「水鬼毛人」进入中国搜集以上原材料。这些水怪从头到脚全是毛,有几丈高。

有目击者发现,这些毛人会变形,日间化身为村干部的容貌,夜里显出真相,从屋顶潜入。

那时,这个听说至少已经在安徽芜湖和滁县(今属滁州)的二十一个区域和一百二十二个州里传开了。

有些版本里,说这些毛人喜欢吃红糖,用肥皂洗脸,他们不怕枪不怕炮,就怕点灯来睡觉。

无为县曾组织七千人抓毛人,肥东县曾把邮电局的干部当做毛人绑起来,有合作社商店里的火炬、洋火和煤油被采购一空,洋火疯狂涨价,一包十二盒要七千元。

金寨县一九八六年的文史资料里有对这种「水鬼毛人」的详细形貌:

日间在水里,夜晚出来。身体能大能小,大时长数丈,身穿白大褂,披散着很长的白头发,青面獠牙。两只大如电灯的眼睛能射红绿亮光,两只手指甲长如利刃抓食生物。遇到女人就把 *** 抓去,遇到男子就把睾丸捏去。

这个传说江苏也有,不外名字叫「毛人水怪」。厥后,河南湖北也传出类似故事。

到了一九五四年,山西泛起了一则传说的变种:说 *** 已经派出了三千人,到各地挖人的眼睛和心脏,用来制造飞机攻击台湾。

英国埃塞克斯大学历史学教授Steve Smith研究了这个听说的演变历程,发现听说发作流传的时间,差不多和朝鲜战争的时间重合,其中的一些元素最早泛起则在国共内战时代。

在一九五零年下半年,华北平原更先撒播「割蛋」的原始版本,叙述简朴粗暴: *** 派人到村里割蛋蛋,送给苏联做原子弹。

从北往南撒播,过黄河,到江淮,添油加醋,元素拼贴,连系了原有的民间传说和团体影象,传说厚实起来,泛起了水怪、毛人,挖眼睛、割 *** 和剖胎儿。

然而,每一种新元素都并不新,皆可探讨更早的泉源,如挖眼剖胎,清末被何在传教士头上,更早则在晚唐就发作过术士偷小孩心肝器官为天子炼丹的听说——在此就不赘述了。

07

确实是个「谐音梗」。

一九五零年三月,天下和平大会提议了一场署名运动,呼吁全天下人都在和平呼吁书上署名,团结呼吁各国 *** 无条件克制核武器。

从四月更先,中国也介入了,全国各地提议署名运动,连续了几个月。尤其是一些农村区域,署名比例高得离奇,甘肃庆阳区域有80%人署名。

有学者剖析,这说明一是数据有假,二是许多人稀里糊涂地就签了。

听说河北张家口的张北县,举手就算署名——此地厥后正是「割蛋」谣言发作地之一。

核武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是什么,许多人弄不太明了,但记住了原子弹,反正是一种能接触杀人的「蛋」。

那时,还发生了一件事,中国向导人刚刚竣事对苏联长达数月的接见,并签订了中苏友好条约,正式认了年老。

六月,朝鲜战争发作。

对中国来说,这相当于兄弟被人揍,自家门口被丢炸弹。九月份,中国参战,卷入国际纠纷。

署名否决「原子蛋」,和苏联朝鲜结盟,朝鲜挨打,美国人侵略领空,内地尚有没祛除清洁的 *** 残军……

那时的中国老国民,基本无力分辨种种风向,也消化不了种种词汇的寄义,加之有特务特工漆黑造谣带节奏,「割蛋」的故事就传开了。

支援战争,以形补形,盗器官炼制武器,相符怪力乱神的民间迷信叙事逻辑,而南方有些地方正闹水灾,自古就有的水怪的形象就又现身了。

至于厥后为何村干部成了水怪,有看法以为,或许和一九五三年推行统购统销政策有关,确有文献纪录,在向农民征购粮食时,有些下层干部作风恶劣,老国民怨气很大。

有怨气,就要发泄,编排、取笑、妖魔化是民众自然就掌握的技术。抽象的 *** ,形象的村干部,实在是扮演了「替罪羊」的角色。

有了「替罪羊」,恐慌和不满才有靶子。相比不确定和未知,靶子是确定的,情绪也会获得缓解。

这固然是我凭据学者研究和资料所实验的假设还原,属于事后诸葛,但听说意味深长之处就在于此,一个简朴的故事模子里,可以投射出庞大的情绪。

法国先哲蒙田曾说,我最畏惧的是「畏惧」自己。

回首传言发作的1953年,接连发生了几件大事,全天下都很重要。

艾森豪威尔就任美国总统,在 *** 上不再中立,并批准国家核武器库扩建,招呼全民挖洞,还和韩国杀青配合防御条约。

而苏联则在这一年发兵东德,镇压 *** 运动,并宣布氢弹试验乐成。

美苏军备竞赛相互挑战时,作为苏联小弟的中国,虽说态度鲜明但处境尴尬,一边要抗美援朝,一边要提防对岸,还要想方设法摒挡 *** 统治留下的烂摊子。

刚从旧社会过来的老国民,多为文盲,没有足够的知识和视野,明了不了海内外的事态,连一样平常见闻都不能理性处置,除了以为恐慌,就是表达恐慌。

恐慌往往本就隐蔽于人群中,在被现实威胁叫醒之时,曾经的故事模子就会随之苏醒,加上眼前的素材,就有了新段子。

这就是为何古往今来有那么多似曾相识的「故事」发生,也是为什么一些听说显著不合理,事后还被官方定性为「谣言」,却仍会广泛流传的缘故原由。

08

法国学者让·卡普费雷曾有过一个经典界说:谣言是最古老的传媒。

他说, 谣言提出异议,揭破隐秘,提出假设,迫使 *** 启齿,是对权威的旁敲侧击,提出一种事实。

谣言诞生于不确定,包罗的信息也不确定,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它是「非官方」的,也就是民间的。

立足于这个逻辑上讲,八卦、段子、现在的 *** 梗、都市传说在信息组成和流传机制上,与谣言无异,无论泛起在同伙圈、论坛,照样酒桌上、出租车里,都是「口口相传」。

而「口口相传」一旦启动,就有了社会发动气力,就不是流传者初始念头所能掌控的了,受众的智识水平、情绪状态反而更起决议作用。

段子一旦讲出来,就不再属于你了,而属于民众。

若再往泉源挖,「割蛋传说」的发作实在是中国古代对身体、脏器和灵魂等被窃取和掠夺之恐慌的延续,扎根于团体影象中。

为什么天子或显贵总成为嫌疑人?

由于社会群体和阶级间的对立和不信任。有时刻,对普通国民来说,天子和「外来者」没差异。这在西方也一样。

众所周知的「盗肾」都市传说在各个国家都有,民俗学者汤姆·佩因评价有个看法,以为这是一种关于克扣的想象。

他发现,差异时代和国家偷窃器官的传说中,总有一个事实: 受害者往往是穷人,器官是要给显贵阶级用的。

,

Usdt第三方支付接口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

这种关于「克扣」的想象,明朝天启年间发作过一回十分荒唐的谣传。

最早源头照样在安徽,无为县。

新年刚过,突然有听说说朝廷要到民间为新皇选妃,奉旨寻妃的太监已经从湖州马不停蹄赶来了。老国民都慌了,但凡七八岁以上的女儿,都连夜出嫁。

歌笑哭泣之声,喧嚷达旦,千里鼎沸。

很快,嫁闺女风潮卷到上海、江苏等地,城里的婚庆用品店都被抢购一空。

有一家人,跟人约好,夜里送女儿出嫁。经由一条巷子,栅栏门锁着,十分着急。门那里有个卖豆腐的,一想自己尚未授室,便不愿掏钥匙开门,说你把女儿嫁我吧。

女孩父亲畏惧天亮失事,又见卖豆腐的年数不大,爽性把女儿就地嫁了,叹息说:也不是不行。

尚有一家人,也是跟人约好,送女儿已往,到地方却发现,已经有另一家人捷足先登了,正在结花烛呢。就跟那家人争起来,说这可咋办。厥后,女孩父亲说,算了,我闺女也给你,就当二房吧。于是三人同拜,皆大欢喜。

这两个故事虽然出自文人条记,但我以为是典型的搞笑段子,要么是听来的,要么是像段子手一样自己编排的。

由于只有往夸张了编,才气充实表达情绪。

美国民俗学家布鲁范德在《都市传说百科全书》里讲过一个「危言耸听」的中国传说,故事里真的发生了「割蛋」。

说在设计生育年月,一对伉俪连生两个女孩后,决议继续生,大不了交罚款。

妻子怀上了,还真是个男孩,丈夫抱着儿子回家,随口说:几万块买了个「小鸡鸡」也太贵了。

不想这话被两个小女儿听见了,两姐妹以为怙恃惹上麻烦了,决议协助。

第二天一早,两口子看儿子,一摸一手血,小婴儿已经死了—— *** 被姐姐割掉了。男子一怒之下杀了女儿,然后自杀身亡,妻子见状,就地疯掉。

典型的中国特色玄色诙谐,可笑又恐怖。

听说这段子是在一九九五年一份台湾报纸上刊登的,听起来是醉翁之意的编造,夸张得有点「假」了。

不外故事仍然广为撒播,被当做真事儿。我想,恰恰由于它情节极端,才显示了人们的不满和不安也很「极端」。

或者可以说, 故事中的离奇、巧合,甚至奇幻和超现实,就是为了表达现实主义不足以转达的器械。

09

故事说大炼钢铁的年月,有个小男孩「我」迷路了,饿得不行,遇见一个光 *** 的小男孩,满身生着铁锈,眼睛是黑的,是个铁孩子。

铁孩子带着「我」去铁路,教授了一项技术:吃铁。铁孩子说,实在这是个隐秘,人人都市吃铁,只是自己没发现。

于是「我」不再怕饿,随着铁孩子四处流窜,吃到种种铁,包罗废弃的坦克和人们土法炼出的铁。吃多了铁,「我」也满身生锈,成了一只「铁精」。

众所周知,大炼钢铁的年月也是大食堂和大饥荒年月。

莫言童年时期亲历了那种极端饥饿,他写的虽然是超现实的理想,但恰是一种现实体验。正如聊斋说的是鬼狐,实在也是现实。

大饥荒的恐怖不是我们能想象的。

那时的人,也难以直面路有饿死骨的恐怖情景。有资料纪录,有些地方棺材不够用,死了人就只好随便处置了。按民间的想象,仪式随便了,幽灵便无处可去,于是生出传说来。

一九五九年,上海虹桥区纺织厂的女工之中撒播着一则恐怖故事,说国营第六纺织厂的某女工下班回家路上,认识了一位男青年,两人来往一段时间后,男青年送了她一块手表,并留了住址。

第二天,这女工根据地址去虹桥街看情人,男青年的母亲却告诉她,儿子已经死了两年了。

这个听说,在昔时六月十四日《新民晚报》的文章里曾有提到。

你以为在世的熟人,实在已死于非命。这是一个全天下都有的经典都市传说模子,没人没听过类似的故事。

此种听说,那几年在上海多有撒播,有的是遇见僵尸,有的是碰上冤魂。而且故事常常被何在纺织女工头上,也许由于纺织厂这种群体空间是 「传闲话」的自然场所。

根据民俗学者Gary Fine的说法,拥有一个共享的故事,是可以释放团体焦虑的,让人们形成更团结的 *** 。

古时的鬼故事,加上当下的场景元素,就会让人以为与己相关,潜在的危险是我们配合的处境,既然在一条船上,那就要报团壮胆。

可以说, 传说讲述的要害工序就是「添油加醋」,其内在也不只在故事自己,更在于添的佐料——就像姜文导演拍影戏,辛辛苦苦包饺子,为的是那盘「醋」。

10

这部片子的精妙之处在于,当你感受到了什么,想要挑明,却发现不能过分剖析,味道都在戏里呢,会意玩味才是体验这个故事的准确方式。

由于在这部影戏里,「土匪当县长」的传说原本就是盘味道极厚实的醋。中国特色,古法酿制,固然要咂摸,不能讲化学。

许多人知道,《让子弹飞》的故事改编自马识途先生短篇集《夜谭十记》中的一则,《盗官记》。

小说原作有个设定,说民国四川某个县 *** ,有几个当闲差的科员,终日无聊,就自觉组织了一个「冷板凳会」,在茶室摆龙门阵,挨个讲故事。

《盗官记》的故事就是其中一小我私家摆龙门阵摆出来的,算是口头故事。

故事的讲述者,实在就是土匪县官张牧之的师爷,因此这也算是一则「亲历」故事。

听说,昔时人民文学出书社向马识途先生约稿时,为的就是想做一些用文字纪录其「亲历或见闻过许多奇人异事」。

一九八三年,《夜谭十记》出书,首印二十万册,《盗官记》的故事在昔时就火了,改编了好几个版本的连环画,重庆出书社出的一种,第一次印刷就印了60多万册。

两年后,长春影戏制片厂改编了影戏《响马县长》,回响也不错,但听说马识途不太满足,他写的是四川的故事,但影戏拍成了「响马」,一股子北方味儿。

小说和连环画里「盗官」的故事,和我们熟悉的《让子弹飞》有几处设定差异。

首先,张牧之的官,不是掠夺「马县长」抢来的,而是直接花钱从山西银号买来的。

这在那时是「正当」流程, *** 常年有缺,有钱就能买官,山西人会搞金融,看准了这项生意,提前批发一些,谁想做官都能找他们买,没现钱的,还可以「赊」官,到任上刮了民脂民膏,连本带利还上。

银号赊给你官缺,会派小我私家随着你赴任,充当会计,这样就能实时收款。

《盗官记》里有个买官故事做引子,说买官的县长临上任掉河里淹死了,银号派来的会计灵机一动,让随行师爷顶上,同县长夫人做了真伉俪,走马上任刮民财。

其次,《盗官记》里师爷是张牧之从城里雇来的,正经的小知识分子,出谋划策帮了不少忙。而影戏里葛优演的「师爷」,应该是从《盗官记》里那则引子故事里顶替县长的师爷拿来改的。

另外,发哥演的「黄四郎」,在《盗官记》里没那么霸气,名叫黄天棒。

「天棒」是川渝方言里本就有的词,专指那些游手好闲无事生非的混混。

不外影戏和小说故事的焦点一脉相承,既是讲匪盗官,也是讲「盗」与「官」怪异的辩证关系,隐含着人民同样的呼声:强盗土匪可能是好官,官员可能是土匪强盗。

这是中国老国民的恐惧和希望,古今无差异。至少,从明清至今的听说里都有体现。

11

《清稗类钞》的作者是商务印书馆的编辑徐珂,此人是晚清遗老,记下了三百万字清代逸闻轶事,匪盗类就有差不多两百条,其中有两个故事的情节可能影响了《盗官记》。

第一个,说康熙年间,有个姓郭的人去安徽池州上任太守——怎么又是安徽——路上给土匪抢了,一家巨细六十多人都被杀,只留下他妻子和儿子。

土匪拿着上任凭证,携「妻儿」冒名顶替当了太守,为政精明,政界上竟混得不错的口碑。

厥后,真太守老郭的老乡来池州,来一个就接待一个,暗地里杀掉,顶替的事儿就瞒住了。

老郭家乡的人纳闷,就派了老郭的小舅子去,一看吓一跳,原来太守不是姐夫。小舅子私下观察出真相,隐秘 *** 告到省府,才设计把冒名太守及其团伙一网打尽。

这个假太守,前前后后刮了民财八万两,东窗事发时正计划携款潜逃,不是个好官。此故事的重点在「冒名顶替」。

第二个,讲的是个飞贼。

也是康熙年间,福建龙溪县有个富豪,家里珠宝总失贼,官府也破不了案,只能多着人手严查紧盯。

有天夜里十二点多,巡逻的捕快见有可疑的黑衣人,就在漆黑跟踪,果真那人去了富豪家,飞身上墙进了院,过会儿出来,背着个小箱子。

继续跟踪,发现这人去了漳州守官府衙,也是翻墙而入。捕快一个飞刀扔已往,没打中,又丢块板砖,砸中了那人脑门儿。

越日一早,县官要求漳州守官府中所有人排队点名,捕快一个个检查脑门。

县官要亲自见这守官,他却说生病见不了。县官学过医,非要进屋给他号号脉。谢绝不掉,守官只得见县长。县长真给他号了脉,没号出什么偏差。

然则,这守官用乌纱包着脑壳,尚有血痕——固然露馅了,原来守官是个飞贼。

立马转达省府,发兵捕捉,抓到后问:都当官了,也不缺钱,怎么还要费劲去偷?

飞贼回覆:故智复萌,情不自禁,钱这个器械,哪有够的时刻?

这个梗在《盗官记》里有化用,张牧之做了一阵「张青天」,突然技痒,忍不住去黄天棒家干了一票,算作消遣。

不想运气太差,退却时被黄家卫队开枪打伤了手指。厥后县参议会上,张牧之和黄天棒谈公务,谈到忘形,才露了破绽。

要说这两个做了官的盗,实质上照样盗。而马识途先生笔下的张牧之,则为民主持公义,是个理想的青天大老爷。

往前再追溯,有个听说发生在明崇祯年间的故事,强盗做了好官。

说有个南京人去广东雷州做太守,途中遇盗被杀,强盗顶替赴任做了官。这假太守干了几个月,「有廉干,有治状」,雷州人很喜悦,以为自己得了个贤太守。

厥后的故事按套路生长,假太守禁绝真太守老乡入境,后被亲人揭穿云云。

这个故事纪录于明末清初的条记小说《虞初新志》里,附了几则编者的谈论。

谈论说,真太守不是强盗,但没哪个不干强盗行径,还不如真太守呢。又说,按执法,强盗该杀,但论民情,这假太守不能杀。现今这些当官的,虽然没犯罪,但在老国民心里早就被千刀万剐了。

这是中国式的评价逻辑,甚至因过于习以为常而不再可笑。之所以有这种逻辑,那是由于有中国式的「卖官鬻爵」,没有生意,就没有盗和抢,也滋养不了传说。

12

一样平常用语实在也常泛起,好比有「暴敛横征,卖官鬻爵」说法,两者并列,是由于有内在联系。

就在二零一五年的官方转达文件中,尚有某下马官员「放肆卖官鬻爵」的说法。

看过《走向共和》的都知道,晚清的官员生意,险些是全民公然的事情,从天子到戏子都默认这一商业政治逻辑。

光绪年间,有一本小说杂志,叫《绣像小说》,连载过一个系列短篇小说,专写政界和衙门的漆黑故事,名叫《活地狱》。

这书里有一段故事,也讲强盗买官,而且不是一个强盗买官,而是一伙强盗,凑份子团购了一批官,分头上任,乐成转行。

转行之后发现,做官的比做强盗的还强盗,论抢钱,官印比刀枪好使。

《走向共和》里有段戏算过这个账,一小我私家花一两万白银买官,靠任期内的正当盘剥可以获得10倍收益。

那么,他买官的钱去哪了?填朝廷弄出来的窟窿。

说到底,这是显贵蹂躏底层的买卖和游戏,也是他们的生计之道。不外,归根结底游戏的筹码都来自底层,钱取之于民,权也是民所赋予的,玩坏了,就会崩。

否则怎么会有辛亥?

辛亥革命发作前几年,全国各地撒播着几个有意思的梗。

有个「谐音梗」说,宣统小天子登位,哭闹不止,说我不想待在这儿,我要回家。群臣见状,忧郁龙体受损,只好简化仪式,草草成礼。

小天子照样闹,头还没磕完,太监就背上脱离,边走边哄:完了完了,回去罢。

这就一语成谶,皇上登位呢,你哪能说「完了」?

尚有版本则说「宣统」的年号就不对劲,乍眼一看以为是「完结」呢。尚有人传说宣统生母跟一个唱武生的戏子私奔了,不是什么佳兆。

比段子更盛行更有信服力的是《烧饼歌》。

这本民间预言书是中国谶纬文化——就是研究天下预言的学问——的代表作品,相传是明代刘伯温所作,用顺口溜预言了未来好几百年的世道走向。

听说宣统那几年,街上许多地方能隐秘买到《烧饼歌》,小学生险些无人不会背几句,且厥后都应验了。

有一句最着名,「手执钢刀九十九,杀尽胡人方收手」,反清革命党都是臂缠白布,挂白旗,「百」字去一为「九十九」,不就表示了「白」吗?厥后有革命党人自己注释,「革」字九画,「党」字十九画,正是钢刀九十九啊。

传得更神乎其神的,是说《烧饼歌》里有提到黎元洪,报纸都刊登了:「六一人不见,山水倒重逢」,谓象黎元洪之黎字,亦颇肖形。

上海《申报》的一篇文章说,从汉阳来的人讲起黎元洪,说他素怀宏愿,取名「元洪」实隐含了明太祖「朱洪武」的意思。

革命固然不是因预言而起,但预言往往因革命将至才泛起。所谓人心思变,段子和故事都是愿望的表达。

鲁迅先生在《阿Q正传》里头写,「至于革命党,有的说是便在一夜进了城,个个白盔白甲,穿着崇祯天子的素。」

原来这「白盔白甲,一身缟素」的说法是有泉源的,不只是小说家想象,是真实发生的听说。

13

是基因就可以流传、复制、变异,影响一代又一代人。我们流传梗,革新梗,这些梗也塑造了我们。

盼望什么,畏惧什么,遇到天灾人祸若何作反映,我们的影象并不只来自小我私家,也不只来自教育,尚有基因里的团体影象。

从这个角度讲,传统民俗——传说、歌谣、民间文学,甚至迷信,就是一种团体影象和文化基因的通报。

改朝换代之际,万众欢呼,鲁迅却看到了「人血馒头」和「阿Q」,这是火眼金睛于万象更新中看见了旧,在新生肌肤里窥见了跗骨之蛆。

晚清之后是北洋,那正是《让子弹飞》的年月,官是新官,匪是新匪, *** 相通成为浊世的特色。

那时河南有民谣,「想做官,拉大杆」,意思就是想当官,要先当土匪偷偷,坐轿的生意就是肉票的生意。

河南史上著名的三大「匪官」。

嵩县王天纵,早年聚众劫富济贫,厥后做到袁世凯 *** 的北京稽察长。

巩县刘镇华,草泽身世,辛亥前后在豫西搞反清,厥后做了陕西省长,把陕西老国民折腾的不行。

汝州传奇巨匪,外号叫「老洋人」的张庆,1920年月横行豫陕鄂三省,最后也招安当了官。

对于没那么大本事的平头国民,则遵照另一套生计逻辑。

忠实做农民活不下去了,就随着有枪有刀的人去做匪,做匪遇上了打不外的兵,便投降做了兵,盘据斗争中失了势,脱下戎衣仍可做匪,而这一切,或许只是想哪一天太平了能回老家,还种那一亩三分地。

千百年同样模式的浊世恐慌循环,让「兵与匪」、「官与盗」的暧昧隐喻成了流淌在中国人血液里的「恐慌基因」。

于是,对政治、显贵的想象,都不可能脱节这种基因的影响。

天子到民间选妃, *** 捉人割蛋,官就是盗,盗也是官,甚至到了上世纪八九十年月,民间还曾泛起不少「冒充首长」的圈套和听说。

现在看来,这些都「假」的可笑,但这就是隐蔽基因内的团体心理,细思恐极。传说的情节模式和段子的笑点,正是团体心理的折射。

稗官野史,可补正史之阙。耳食之闻,潜伏世间真相。

鲁迅从未过时,传说也永不会过时。

多余的话

克日重读《都市传说百科全书》,恰巧徐浪发我微博私信里那则听说,于是闲聊几句关于听说的话,没想到却牵扯出更多想法。

于是翻阅之前读过的一些器械,看过的影戏,聊出了上面一腔空话。

但我一直信赖,空话就是一样平常生涯里的幻术,而幻术里有真相。

不多说了,再多聊就是不合时宜的现代传说了。

魔宙团结生涯书店出品的《都市传说百科全书》前一阵卖的不错,已经加印了。不外,我知道有不少人想看电子版,尤其是外洋的同伙。

现在亚马逊Kindle版已经上线,价钱和纸书差不多,我已经买了一本,发现有个比纸书利便的地方: 索引目录可以直接点击跳转,相关的词条之间也有超链接。

这是互联网和电子书的利便,对于这本辞典一样的书,尤其主要。

有Kindle装备的可以直接在上面搜出来买,没有装备的,浏览器接见亚马逊中国(z.cn),搜「都市传说百科全书」,就可以买了,买完可以用安卓或苹果的Kindle App阅读。

这篇文章初衷并非广告,以为电子书好,才特意说明,买不买都行。

谢谢人人。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 2021-03-14 00:08:09

    02月26日讯 凯尔特人现在状态不佳,在已往11场竞赛里输掉了8场,不外在球队老板维克-格罗斯贝克和篮球运营总裁丹尼-安吉先后表达了对主教练布拉德-史蒂文斯的支持之后,杰森-塔特姆今天接受采访也示意,他们十分信托史蒂文斯。 平台很靠谱

最新评论